销售咨询热线:
售后服务热线:4000-830-188

《畅信达月刊》读者分享:木箸之怨

【来源】:青岛畅信达 【作者】:管理员 【时间】:2015-01-14 【阅读】:

       亲爱的读者们:非常感谢大家对《畅信达月刊》的关注与支持!同时也欢迎大家不吝分享,踊跃投稿,一定努力为大家奉上更多精彩的内容。投稿请发送至邮箱:liyan@ipxchina.cn


       今天要特别感谢来自新凤祥集团的刘学正,感谢他为我们月刊分享了一篇极具启发性的文章。 下面与大家一起分享:

 

       木箸之怨 作者:刘学正(新凤祥集团)


        一次宴会上,有位在日本海港城市名古屋工作多年的友人,畅谈起当地的风土人情和趣事见闻,娓娓道来,毫不知倦。等菜上齐了,大家谦让一番后,用一次性筷子夹菜时,他叹了口气,感慨道:“在国内每次参加宴会,我脑海里总会映现出一位表情凝重的日本老人双手捧箸,朗声吟诵的情景。”见我们疑惑,他接着叙述了个中缘由。


       几年前,因所在公司中断了在名古屋的业务,友人被调回国。临行前一天,他逐一拜别日本友人,到福田先生家时已近中午,福田夫人做了丰盛的饭菜待客。餐毕,在讲过“蒙赐盛馔”之后,他与福田先生很自然地谈到了中日的饮食文化,福田先生轻叩筷子说:“不要小瞧它,箸的历史文明是惊人的!”友人接道:“是啊,筷子的最早使用时间虽难考证,但可以肯定至少在三千年以上,商朝末期它已经是王公贵族的日用品了,有‘昔者纣为象箸而箕子怖’为证……”福田先生颔首而笑,说:“如果你还能抽出点时间的话,现在请随我去听箸吧。明天是箸节,佐藤先生每年都会在今天讲箸。”


       佐藤先生讲箸的地方离住所不远,驱车不过十余分钟。清幽的小院,小径两侧植满了花草,尚未入屋便有朗朗吟诵之声入耳。屋内出乎意料地宽敞,有三五十人盘坐榻榻米上悉心听授,友人随福田先生轻步走到靠墙的位置,一个中年男人挪挪身子腾出了一片空地。“……戒刺,戒以箸刺食,痛在他人罪留我手,食之还敢品其味否?戒淋,戒取食如淋雨,污人餐具时心境必亦沾染。戒私,戒置公箸于无物,私……”一位鬓发皆白的老人双手捧着一双筷子,半合双目,髭须随洪亮的声音微微颤动,“戒渡,戒……”


       约莫一刻钟,随着佐藤先生的结束语,听众依次散去。友人不禁有些遗憾,对福田先生讲:“你说箸有三十六戒,可惜我们只听了十几戒而已,可否再去请教一下佐藤先生?”福田先生做了一个出屋的手势,抱歉地笑笑说:“我们出去谈吧。”出了院落,福田先生停下来说:“佐藤先生年纪大了,中饭还没用,我们不便打扰,请见谅!”在接下来的交谈中得知,佐藤先生讲箸,除去三十六戒箸以外还有箸史、箸怨等。箸史还好理解,箸怨是指什么呢?福田先生看出他的疑惑,说:“走,我们去一个地方,到那里你就知道箸有何怨了。”


       又是十多分钟的路程,打开车门,映入友人眼帘的是一辆辆垃圾运输车,车上堆着密密麻麻的编织袋,白亮刺眼的一次性筷子把编织袋扎成了一个个“刺猬”。“我们是在一家垃圾处理工厂的门口,每个星期都会有卡车从餐饮街的垃圾场过来,这仅仅是其中的一家!”福田先生用手指着尘土飞扬的车辆,声音有些颤抖,“日本每年消耗近300亿双箸,若折合成木材,相当于几十万立方米,也就是说每年都有几百万的树木被砍伐,叫木箸怎能不心生怨恨?叫人怎能不为之而痛心疾首呢?”


       听闻友人在日本的这段经历,我紧握着一次性筷子,久久不愿下箸。后来,我跟一位同事提起此事,他一脸的不相信,不屑地说:“那个福田肯定是骗人的吧,读过初中的人都知道日本是全球森林覆盖率最高的国家之一,若真依他所言,那日本的树木还不早就被砍光了?!”


       我默默走开,心中隐约有种痛在滋长,我实在没有勇气告诉他,其实日本的一次性筷子,90%以上都是从中国进口的。